记者调查:国内知名的订餐网站“饿了么”“美团”“淘点点”违规操作 黑作坊渗透订餐网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1 05:21

互联网外卖是近两年新兴事物,但是旗下供应商良莠不齐,黑窝点数不胜数。俗话说“衣服可以乱穿,东西不能乱吃”,网络外卖的出发点本事方便市民订餐满足网友们的饮食需求,但这背后的乱象则直接威胁到人们“舌尖上的安全”。

穿过杭州九莲社区的现代化小区的住宅,就像进入另一个世界。映入眼帘的是上世纪80年代遗存下来的密密麻麻的破旧棚户。垃圾成堆,房屋破旧。这里,有着杭州著名的“城中村”营盘地以及九莲庄。一个共同点是,这里几乎家家都开着餐馆。

饿了么,中国最大的第三方网上订餐平台,近两年崛起。业务主要覆盖北京、上海、杭州、武汉等地。日均订单超过12万单,加盟餐厅超过5万家。

如果没有外卖,没有人会将九莲庄和饿了么联系到一起。这里的居民贾先生告诉记者,九莲庄几乎家家都在做外卖,但他们不会在这吃饭,太脏了:他们地方小,所以有时候他们东西多 ,没地方放,比如说把饭啊,菜啊,都放在一个过道边,你就来回一走道儿,比如进去一些神马东西,灰啊,蚊虫啊,那是肯定有。

然而从影业路穿到九莲庄,旁边脏兮兮的餐饮小作坊不断映入眼帘,店内漆黑的小屋子不断传来网上订单的滴滴声,生意火爆,这些店家的生意从何而来,靠的就是就是近年来不断流行的网上订餐。

记者登陆“饿了么”,把地址定位在九莲庄附近的立元大厦。首页推荐出现了不少热门餐厅,徐记外卖、混饭堂、蓝白便当、小D商务套餐、湘乐园等等,记者发现,这些店只能看到地址,没有其他信息。记者随机挑选了其中一家名叫“怡味轩”的热门店面,菜单上的葱油鳊鱼、水煮鱼片、重庆大安鱼、牛肉粉丝煲、豆腐仔排煲、马铃薯排骨煲等菜的图片令人垂涎欲滴。

记者在该网店订餐,店主要记者留下电话和地址,记者提出要上门取货,店主婉拒说目前只能送单。记者随后看了该店显示在“饿了么”网站的地址——杭州市西湖区九莲新村33号,决定自行前去。

直到来到实地,记者发现根本没有“九莲新村33号”这个地方,只有“九莲新村33幢”,而33幢楼下是家卖手机的。记者几番打听,在九莲庄一幢私搭乱建的私人楼房下发现这家名叫“怡味轩”的店,结果令人大跌眼镜。

这家店从一个拱门进去,门口堆满了垃圾,腊肉随意堆在一个小碗,旁边踩着拖鞋的厨师来回走动,不时把地上的水溅到盆里,记者甚至在灶台下看到一只大老鼠。没有桌椅板凳,没有经营许可证、卫生许可证、人员健康证,仅一间窄小的厨房,完成洗、切、煮、炒以及打包的任务。店老板王某说,自己的店网上叫怡味轩,现在都跟淘宝合作,有淘点点,饿了么等,都可以网上订餐。

九莲庄附近曾被称为杭州“高新电脑城”。杭州颐高数码广场、西溪数码港、文三路数码大厦、百脑汇卖场等都在附近。离这不远,还有教工路上的浙江工商大学、浙大西溪校园北区。许多写字楼的白领和学生想象不到,自己每天在网上点的看似美味的外卖都来自这些黑作坊。

店老板王某告诉记者,主要送的有大学里面,还有文一路文二路文三路教工路学院路,写字楼、大卖场、电脑城都有。

这家店有台电脑,电脑上有“饿了么”和美团网的订餐后台,网上只客户订了订单,后台就会显示,并且用语音提示。在记者暗访的间隙,不断有订单的提示,店主告诉记者现在夏天生意非常好,一天四五十单都算少的。

环境脏乱差、无证又无照的小餐馆黑作坊,怎么摇身一变上了订餐平台“饿了么”、美团上的热门外卖餐厅的?据了解,在“饿了么”开店需要《营业执照》,《餐饮服务许可证》以及正规的实体店。“饿了么”杭州客服表示,“目前是需要三个条件,一有自己的店面,二有营业执照,三有相关的卫生许可证。我们需要名字对应的,自己家店面才可以的”。

然而现实一幕幕却和客服给出的答案完全相反。一本营业执照办下来要花不少钱,手续要求严格,厨房没有油水分离池都不行。记者挨家挨户走访的九莲庄和附近影业路、教工路的餐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店都没有营业执照,但是每家店都被装上了这种外卖网站后台。

店主透露记者,有专门的网站市场经理负责来给他们装后台,可以直接挂在网上。

餐饮店怡味轩店主说,也不用去网上申请,也不用去申请营业执照,他们只是一个平台,不会给你办证啊什么的。现在网站都这个样子,淘点点,饿了,外卖超人这些平台都可以加入。

(记者 陈盛吉)位于杭州教工路59号的“蓝白便当”,是“饿了么”在该片区的热门餐厅,每天订单超过50份。然而一进门,一股恶臭袭来,店家网站和宣传卡片上显示的美味的脆皮鸡腿饭,原料鸡腿随意堆放,炸过的脆皮混满了乌黑斑点。 当记者询问该店营业执照在哪时,店老板朝角落指了指,随后记者在布满灰尘的天花板旁看到了执照。讽刺的是,这个执照显示的店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过期,也就是说,店主拿的是块“僵尸牌照”在营业。

讽刺的是,老板乔先生自己都承认自己的店肮脏凌乱,他说能上网卖,完全是网站自己来拉的:“我说我们这里面又热又脏又乱,你就不要待在这里了,太热了。这个宣传是他们自己宣传的,“饿了么”网站自己就在外面做广告嘛,它只是一个平台而已嘛,比如说像淘宝一样的,它提供一个平台,我们在上面买东西。

店主口中这个神秘的“公司宣传的人”,就是外卖网站线下的业务经理。他们为餐厅提供客户端,可以让订单通过手机或电脑客户端通知给餐厅老板。

第三方外卖平台的增多,不少网站拼商户,派业务经理到处发广告拉商户,苍蝇餐馆黑作坊也成了这些业务经理眼中的“香饽饽”。

记者通过走访调查,一名叫张亮亮的“饿了么”杭州市场经理浮现出来。九莲庄47号广州煲仔饭是没有任何执照的三无黑作坊,记者以该店为突破口,全程见证了业务经理饿了么下线和“黑作坊”交易过程。

张亮亮来到店里,首先要走了店家一张菜单,然后通过他们将店名和菜单录入到网站。额外开通客户网上支付就需要店家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无需其他任何证件。

“饿了么”网上订餐隶属于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这位张经理说,如果是网上申请的话,要执照的。但是在找他这种客户经理就不需要了。

餐厅和网站形成利益链,短信订单每单抽成8%,也可以固定收费,效益好的店一年付一笔费用。在暗访中,记者了解到,现在对这些餐饮店主要是固定收费,一半包90天,90天交1620元,半年是2750元,一年要交4820元,90天,180天和360天,三种。用一天扣一天,不用不扣。日营业额300元以下就不收,如果说后期做的不好,可以随时终止和我们的合作。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加入饿了么网站还可以排名,但要多交钱,而且排名席位有限。许多黑作坊完全可以通过这样的竞价登上美食热门排行榜。而且,网站提供为店主设计logo服务,无论小店多脏多乱多差,都有一个美观的网络店面,精美的菜单,精美的Logo。

记者致电美团网片区经理魏鹏峰,得到的答案是开店也不需要任何证件,值得一提的是,外卖网站业务经理每天做的就是在线下拉商户,不管商户是否具有经营资质,说白了,只要你能“做饭”,他就可以给你挂到网上。直到记者采访时还在忙于拉商户。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店家告诉记者:像美团外卖,每天有多少钱,结算出来,一星期会过来收钱的。

记者走访杭州九莲社区,以及周边教工路附近大学,杭州城北德胜新村这些有代表性的大社区群,没有执照的、持着早已过期的牌照在网上卖外卖的数不胜数。

事实上,九莲庄只是第三方外卖网站中的黑作坊的一个点,类似黑作坊正通过各个餐饮O2O电商平台,不断渗入白领和学生群体之中,防不胜防。

一个完成三轮融资,且不断被人看好的未来O2O平台饿了么,为何有如此巨大的监管漏洞。“饿了么”创始人80后张旭豪曾说“要做餐饮界的淘宝网”,但是淘宝买到假货可以退,吃进嘴巴的脏东西又如何辨认呢?没有人能想到,“高大上”的饿了么、美团这样的网上订餐巨头,其实给了“三无”黑作坊最大的藏身空间。

去年12月6号,饿了么就被曝出有黑作坊售卖,公司曾就此发过一封致歉信,提出的整改措施包括关闭所有被点名的餐厅,整改不合格不上线以及自查全国所有合作的餐厅,下线无证经营和无实体店的餐厅,配合政府相关部门监管。

然而目前来看,这种“三无”黑作坊还是在社区和学校周边以及网上泛滥成灾,并且有不断扩散的趋势。

(记者 陈盛吉)杭州九莲社区破旧棚户区隐藏了上百家没有证照的餐馆,一根网线让这些餐馆黑暗料理成了网络热门美食。当消费者看着光鲜的图片点击购买按钮时,谁能想到网络那头的饭菜都出自这里。看似严厉的条款在这些作坊面前千疮百孔,成了摆设。甚至出现了网站平台工作人员主动拉黑作坊入驻平台的情况。

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联系了美团浙江区域负责人程经理,他给出的答复让人大吃一惊。“美团相对比较规范,总会有漏网之鱼,这个也不好讲。总部目前不给我们这个权限不接受采访,问这个问题他都叫我们别回答”

同样问题也出现在占据行业80%份额的外卖订餐网站“饿了么”平台上。网站平台工作人员为什么会主动勾结黑作坊呢?

饿了么公关负责人张贤俊说:“我们城市经理的作用就是一开始,每到一个新的地区,会进行一些我们品牌的推广,慢慢的做起来了做成熟以后,更多的是给商家一些后续的维护。他把这个商家把他们那个月销售量提高上去会给他提成的。这个也能更好的激励我们城市经理去干劲十足。”

十足的干劲没有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反而连安全的底线都丢掉了。事实上,在设计之初,城市经理在整个网络订餐环节中作为线上线下的一个中间环节而存在。随着市场的扩张,这些人手中的权力也被逐步放大。原本作为网络平台信息审核监管把关人的城市经理转身变成了制度的破坏者。

在这背后不难看出,整个网络订餐市场最近一两年的野蛮生长。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百度纷纷加入网络点餐大军,团购网站集体转型都让这块市场的竞争者们绞尽脑汁抢占市场。

就在这两天,“饿了么”还推出20万份免费午餐。这一举动也被看成是在线外卖订餐网站抢客源的大手笔。这边炒的红红火火,而另一面又问题重重。目前市场上所有的外卖平台都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张贤俊:“现在大家都在争这块地。因为我们现在大部分的商户是属于相当于让他免费试用,等到他确实觉得很OK了,然后我们会有一些竞价排名,像广告排位。他可能排的页面会稍微靠前一点,然后固定的会有一些软件使用费之类的。”

“饿了么”选择了竞价排名的方式,也就是说,只要交钱,那这些“黑暗料理”门店就可以轻松登上美食排行榜。这也给黑作坊们创造了致富的机会。

移动互联网爆炸式发展,热衷于追求便捷、潮流的的中国消费者们并不知道,在这些品牌网络平台的背后,会有这样一条成熟的黑心产业链。更不知道的是网络点餐平台与黑心作坊商之间早已划好了权责界限。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吉

“平台提供商,如果出现明知道你是没有营业执照的,卫生许可证,这样还给你提供平台服务的。一旦导致消费者身体受到伤害,那么这个侵权行为,这个平台要承担连带的责任的。但是仅仅因为这个餐饮服务他没有一个合法的资质,而被行政部门所取缔和处罚,那么作为平台服务商是不能关联的,也就是说不能承担连带的责任的。”

当记者质疑网上订餐平台上容纳黑作坊时,“饿了么”浙江区域负责人许经理更是直接把这个判断的权利交给了消费者,“你说你开店的话是不是就一定安全呢,你也无法判断,说难听点这个东西就是说不是一个小型网站,我们这个平台我们这个网站能保证的了。所以这个东西靠用户自己,我们只能做后台就可以了。生产环境么差不多就可以了。”

用户自己去辨别,一句话刺中了广大消费者的心。在面对手机屏幕上的美食图片的时候,请问作为消费者的你会怎么辨别呢? 本台联合腾讯的调查2000多人参与了投票,73%的人得知这一消息时表示震惊。92%的人表示不会再通过网络订餐。

船舶深夜失控 钱江海事提醒大潮汛期间ETC车道实现长三角联网 浙江已建7明星突发尿急的悲催事游客现场体验建德航区水上消防及弃船应激情戏吃醋翻脸的情侣杭州市上半年展览业数量浓缩质量提升69岁大伯被电动车的遮阳伞扎伤 鲜血微信购美食 卫生不靠谱38岁舒淇被曝年底嫁冯德伦 豪掷千万“恰恰恰”扭起来 2014世界舞蹈赛加油插队被指责 男子拿出砍刀称我从来加油插队被指责 男子拿出砍刀称我从来本山大叔跳舞卖萌视频曝光 神曲洗脑人金华浦江某饭店72桌宴席 吃坏百余人749条ETC车道 用户量逼近50万中国最美女神排名榜杭州网上订餐脏乱黑作坊曝光巡逻警车驻扎火车东站大厅 “黄牛”再浙江举行首次大气重污染演习 模拟杭嘉最火爆的香港星二代巡逻警车驻扎火车东站大厅 “黄牛”再范冰冰在柯岩风景区拍戏 粉丝跟紧紧王珞丹新片脱上衣对峙郭涛 遭吐槽胸平2pm尼坤深圳拍新剧《许愿清单》晒帅外逃110天:快播创始人王欣涉黄被抓传统大超市谋变 71家门店今起可刷支林建名出资百万助开厂 何傲儿甩男友复39岁徐若瑄上围激增疑怀孕 婚后发福港姐杨思琦夜店卖唱推销啤酒 未婚产女Red Velvet成员IRENE被明星素颜近照惨不忍睹杭州地铁站周边“电的”扎堆 每趟收费杭州首例热射病人仍深度昏迷 伏天出行温州老人公交车上发病去世 家属状告公杭州试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 连续全智贤如约代言恒大 韩媒称中国推“东巩俐陈冲刘晓庆张瑜方舒上世纪明星罕见杭州再次发文盯牢“会所中的歪风”:年端午沦为“放假三天” 年轻人对民俗俄货运火车与客运火车相撞致6人死亡八大“包子军团”汇聚杭州斗手艺 再评美剧下架 国产剧更需自强白色粉末覆盖河面 原是灭火器干粉陕西:藏獒展上天价藏獒1200万幼儿园喂药事件调查:西安“被喂药”6城管的战斗力为啥这么强?!男子摔倒昏迷口吐鲜血 有人围观有人为萧山友成机工厂房被烧毁 保险公司赔付丽水:十年后重逢前女友 男子偷拍不雅浙江:证照不全或违规用气餐饮场所将一